首页 > 开眼 > 时尚 > 我们何时与艺术「再次交会」?

我们何时与艺术「再次交会」?

萌宠被你吃了

萌宠被你吃了

2020-06-25 17:37:45 阅读300 有趣0


否画廊座落于布鲁克林(布鲁克林)史岱文森高地(Stuyvesant Heights)建于1905年的褐石复式公寓内,因为新冠疫情,从3月中旬就关闭了,然而,虽然没了参观的人群,否画廊却并未离开人们视野,因为过去三个月里,有上万只口罩从中国寄到这里,画廊主人何雨和一群在纽约艺术领域打拼的青年每周从画廊运送防护品至各大医院和疗养院,这座原本致力于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和创意项目的精巧画廊,也被赋予了别样意义。

首次踏入否画廊

穿上防护服在否画廊内。

5月上旬的一个周日晚上,我在电话上和何雨聊了一个多小时,那周她刚刚送上20束象征生命活力的鲜花给位于曼哈顿华盛顿高地(Washington Heights)的伊莎贝拉老人中心(Isabella Geriatric Center),这间疗养院有上百名老人感染新冠病毒去世;那天放下电话前我们说到纽约市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复工第四阶段,也就是博物馆和艺术馆可以重开的日子,都觉得遥不可及。

庆幸的是,仅仅一个多月后,在纽约市进入复工第二阶段的前一天,我首次踏入否画廊,这个我在社交媒体上看过它春夏秋冬样子的地方,在明媚的夏日阳光下,座落在静谧街区上的它显得那么美好,在被疫情困顿的三个月里,我无数次想像再次回到惠特尼美术馆、大都会博物馆、Dia: Beacon的日子,感谢否画廊给我一个重回欣赏艺术轨道的美好开端。

这一天也是我和何雨从线上走到线下、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打开门,戴着口罩的我们用带着雾气的声音打了招呼,彷彿好久未见的老朋友,在门口使用过消毒洗手液后,我脱鞋走进否画廊的首层,进门前,看到何雨前几个月运送防护品时经常戴的米色礼帽就挂在楼梯的扶手上,这顶帽子,承载着不小的使命,我们之后再讲。

与艺术的交会之际

何雨介绍否画廊推出温迪·勒特文的「交会之际」展览。

展览的中心装置是一条名为「曲水」的河,由白色铝板构成,弯曲成水花的景象。

何雨介绍否画廊推出温迪·勒特文的「交会之际」展览。

否画廊目前的展览是2月由策展人海良策划的温迪·勒特文(Wendy Letven)的「交会之际」(Lines Falling Together in Time),本预计展至7月,何雨说,疫情后展览会延期,希望更多人看到。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最早可在8月中旬重开

展览的中心装置是一条名为「曲水」的河,由白色铝板构成,弯曲成水花的景象,与老子「道法自然」的哲学美学相契合;还有一系列小杯子展品「岩石」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这些小杯子倒置像是岩石,正放则是茶杯,因为茶杯的底部如岩石般、并不平整,喝茶后放置时更要小心,但这也同时增加了喝茶的乐趣,每次一放下茶杯,杯内茶水都可能因为放置角度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形状。

否画廊推出温迪·勒特文的「交会之际」展览。

系列小杯子展品「岩石」,倒置像是岩石,正放则是茶杯。

温迪的创作有很多抽象元素,线、形和符号在她的作品中都有着微妙的联系,且达到深层次的和谐。何雨此前在一次艺展活动中看到温迪的作品,之后邀请她进驻否画廊,温迪的创作展现了现象之间偶然的关联,我们看到的线、形状和符号表面上似乎毫无联系,事实上都是视觉上抽象的,而抽象的图形在解读上也有无尽的可能,并在提醒着我们,空间和时间有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个名为「交会之际」的展览又何尝不是当下社会状况的写照,疫情下大大小小的场所关闭,人与人之间疏远,变得更为孤独,然而大家的生命线终会随着疫情缓解再次交会,会继续对话与交流,会争吵,也会更加理解心意相通的难能可贵。

何雨 做帽子的女孩

何雨穿好防护服、戴上帽子在否画廊准备出门运送防护物资。

否画廊一层挂着很多何雨制作的复古礼帽。

何雨是四川姑娘,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本硕毕业,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换时她尝试在地摊画扇子卖,开始产生体验不一样的生活状态的想法,之后毅然从商科转行进入艺术领域,到纽约大学攻读艺术管理硕士,期间和朋友发起「未命题对话」项目,2013年12月13日成立否画廊,介绍何雨的文章不少,除了否画廊创始人,何雨还有个身份—做帽子的女孩。

何雨设计复古礼帽,并创立运营了回声骨董帽工作室(Chapeau Echo),过去六年多里已经做了320多顶帽子,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不同的场合配戴不同的帽子已成为何雨的标配,见面这天,她拿起一顶浅蓝色的手工帽戴上,笑称「它和我的口罩很搭。」

在纽约佩斯画廊担任研究员的何雨喜欢一切与艺术相关的东西,但她又和大家脑海中所固有的艺术青年形象不同,何雨虽然人淡如菊,却能在关键时刻产生一种拼劲,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她能够从3月中旬就发起「N95forNYC」行动,通过多渠道募款然后购买防护物资,坚持将3万多只口罩和上万个防护用品捐给纽约医护人员。

每次出门送防护品,何雨会穿上防护服,然后戴上那顶米色的小礼帽,像每顶礼帽一样,它也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Dye in the Sun」,虽然相比其他颜色炫丽、装饰复杂的帽子来讲,比较日常,却展现出一股朴实的仪式感。

到5月,何雨注册非营利组织「ArtinTouch」,将「N95forNYC」作为子项目运行,并开启「BouquetforNYC」项目与花店合作,为医务人员和因新冠去世的人献上鲜花;此时,身兼数职的何雨除了是画廊研究员、画廊主、骨董回声帽创作人,还成为非营利组织创办人。

疫情期间,靠销售艺术品维持运营的否画廊,受到很大冲击,基本没有任何销售,但在画廊面临困境的同时,何雨仍坚持着联络厂商订购、运输、整理防护用品,然后运至各大医院,在纽约物资最紧缺的3月底4月初时间里提供救人命的物资,而大家宅在家的时期,竟也变成她集中的公路旅行时期。

19束鲜花送老人中心

何雨戴着这顶米色礼帽运送鲜花至伊莎贝拉老人中心。


5月9日,也是母亲节前一天,何雨和团队将花艺设计师李愉宣连夜创作的19束鲜花送往伊莎贝拉老人中心内的19个护士站,并将一束鲜花放到中心门口,纪念所有最近去世的老人;历时一个半小时的递送结束后,她们走出中心大门,正好赶上纽约40多年来才发生一次的5月降雪,忽然看到满天飘雪,真的如梦如幻。

何雨相信,一双手,可以创造万千世界的方方面面;如今,她的双手不仅制作出数百顶礼帽,摆设了上千个艺术品,还递送了数万个口罩,她的双手不仅带给人以美和艺术,还给人带来生活的希望。

在艺术中见众生,在众生中见艺术,纽约的艺术领域虽然稍有停搁和延迟,但疫情期间的鲜花快闪、商店木板作画,不都是鲜活的艺术?我期待否画廊正式重开后围绕温迪作品装置举行的音乐会和茶会,那时的我们,能更深刻的体会每一次「交会之际」的幸运。


关注“GO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

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有趣0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不喜欢

太烂,再也不想看了

推荐阅读

查询更多资讯